南方彩票

                                                                        来源:南方彩票
                                                                        发稿时间:2020-08-10 05:47:48

                                                                        崔大使:我们双方都需要更加努力工作,以克服当前困难,尝试解决、消除这种疑虑甚至恐惧。我们必须面向未来建立建设性和互利关系。

                                                                        崔大使: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那些寻求全球霸权的人应该给我们一个解释。我认为,任何人都不应该试图做(寻求霸权)这件事。

                                                                        米歇尔:我们谈谈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吧。您知道,它是1979年中国在我国开设的首个总领馆,所以具有非常重要的奠基性意义。美方将其关闭后,作为回应,中国关闭了美国驻成都总领馆。您认为形势还会进一步升级吗?

                                                                        崔大使:恕我直言,我经常在这个国家听到所谓这是一个“普遍性”的事情的说法。但是,当他们说“普遍性”的时候,主要指的只是美国和少数几个欧洲国家。如果要谈论任何普遍性的东西,就必须考虑中国这样一个国家就占全球人口的20%。 如果再算上印度、非洲和拉丁美洲等国家,那么(这里常说的)所谓“普遍性”通常并不包括全球大多数人口。

                                                                        崔大使:没有证据表明,任何公司向中国政府提供了这样的信息。有人进行这样的指责,但从来没有给出任何证据。我们在这儿经常听到有人抱怨中国没有给美国公司提供公平竞争环境。但我越来越深信,我们更应该抱怨中国企业在美国没有公平竞争环境。这里的政治干预、政府对市场的介入程度是如此之高,对中国企业的歧视是如此之深。而这些公司不过是民营企业。

                                                                        崔大使:我们应该从过去历史中汲取的教训是,冷战不符合任何一方的真正利益。今天我们身处21世纪,为什么要让历史重演?面对如此多的新的全球性挑战,我们为什么要让上世纪发生的事情重演?“新冷战”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无法为我们提供解决问题的任何方案。

                                                                        崔大使:当然。这的确对我们及时应对疫情极其重要。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派我国的专家去武汉,以确定病毒是否存在人传人现象的原因。一旦我们确定了存在人传人现象,我们就对武汉进行了封城。两三天之内,我们就对武汉这座1200万人口的城市进行了封城。这是因为,大家都知道了这是一种能够人传人的传染病。之后两三天,美国撤离了驻武汉总领馆人员。这也表明,大家都知道这个疾病非常危险。

                                                                        米歇尔:非常感谢。谢谢您,大使先生。我们对您能参加今天的活动深感荣幸。我想从尼克·伯恩斯提出的问题开始对话。我们两国大多数人都确信,现在是最困难的时期。我曾说,这是1979年以来最困难的时期。但伯恩斯刚才说,可以从基辛格博士1971年访华算起,真是这样。是否有途径可以……首先,您同意这是一种危险的形势吗?您认为应如何扭转这种形势,或者您是否认为这种形势应被扭转?

                                                                        崔大使:我们两国开展全面接触的需要显而易见,包括在贸易、金融、环境、安全以及国际和地区热点等所有问题上。因为我们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我们确实有共同的利益和责任。

                                                                        在某种意义上,我们是被迫制定这一法律,这样香港的稳定能有更好的保障,可以更有效制止不断上升的暴力,让每个人都拥有更安全的环境,有更安全的地方居住,使香港可以继续作为国际金融、贸易和交通运输中心正常运转,继续执行“一国两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