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发国际

                                                                            来源:利发国际
                                                                            发稿时间:2020-08-08 00:27:12

                                                                            政府发言人表示:“通过法律维护国家安全,是国际惯例。每个国家都有维护其国家安全和主权的法例,亦是职责所在。《香港国安法》只针对四类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和活动,对绝大多数奉公守法的香港居民,包括海外投资者,完全没有任何影响。而就美国而言,则至少有二十项维护国家安全和主权的法律,其中包括:《国家安全法》(National Security Act)、《美国爱国者法案》(Uniting and Strengthening America by Providing Appropriate Tools Required to Intercept and Obstruct Terrorism (USA Patriot) Act)、《卢根法》(Logan Act)、《国土安全法》(Homeland Security Act)、《情报改革与恐怖主义预防法》(Intelligence Reform and Terrorism Prevention Act)、《外国情报监控法》(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外国使团法》(Foreign Missions Act)、《外侨登记法》(Alien Registration Act)、《网络安全信息共享法》(Cybersecurity Information Sharing Act)等。美方对《香港国安法》不恰当的评论,完全是双重标准的政治操作,并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严重违反国际关係基本准则,香港特区政府对此强烈反对。”

                                                                            反共仇共的政治钻营者。阿德里安·曾兹在《墨玉名单》上的署名身份是“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中国问题高级研究员,该基金会于1993年由美国会批准建立,带有浓厚的反共色彩,曾被描述为“来自二十几个国家的新纳粹分子、法西斯分子和反犹太极端分子的庇护所”,在世界上早已臭名昭著。他以这样的身份开展研究,目的就是为了妖魔化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和共产党,根本谈不上什么学术立场,充其量就是美西方反华势力的政治奴婢。

                                                                            毫无操守的“学术”失信者。阿德里安·曾兹的所谓研究报告无中生有、精心构陷,通篇充斥着谣言和谎言,学术造假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毫无信誉可言。他的《强制节育》报告引用撒谎成性者的不实之词作为论据,如称早木热·达吾提、米日古丽·图尔荪、图尔逊娜依·孜尧登“被政府强制绝育”。笔者发现,这几个名字在80%的涉疆炒作话题中多次出现,她们就是被反华势力操控的“木偶”,按照“导演”意图刻意编造谣言谎言。早木热·达吾提称自己“从教培中心获释后被强制绝育”——她从未在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习过,2013年3月她在乌鲁木齐市妇幼保健院妇产医院生下第三个孩子后,自己申请做了节育手术,根本没有“被绝育”。米日古丽·图尔荪因涉嫌煽动民族仇恨和民族歧视,于2017年4月21日被新疆且末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由于她患有梅毒等传染病,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县公安局于2017年5月10日撤销对其采取的强制措施,她从未在任何教培中心学习过,更没有被迫服用药物的情况。米日古丽·图尔荪还谎称弟弟艾克拜尔·图尔荪在教培中心被虐待死亡,后被其弟坚决否认。图尔逊娜依·孜尧登因没有生育能力而离婚,也根本没有做过上环、节育手术。她在哈萨克斯坦国的“亲生女儿”,实际上是现任丈夫侄女的女儿。同样,所谓《墨玉名单》所列的311人,绝大多数根本就没在教培中心学习过。

                                                                            盛某所说的接投诉电话的人就是遵义市汇川区卫生局卫生监督所的工作人员雷某。记者找到了他本人,雷某承认有少部分没有登记。

                                                                            遵义市公立医院的数位泌尿外科专家对杨先生的伤情进行鉴定,他的器官已经严重弯曲变形,达到了轻伤二级的程度。据调查,与杨先生有着同样遭遇的人并不在少数。

                                                                            遵义欧亚医院利用各种手段诱骗患者,目的是为了敛财,而这些招数中最核心的还是“提刀加价”。就是手术医生在手术台上临时加价牟取暴利。杨先生在遵义欧亚医院就经历了这样的圈套。他一直怀疑自己患有“男性功能障碍”方面的问题,他通过手机查询,找到了“遵义欧亚”的男科医院,一检查,结果吓坏了杨先生。医生说他的问题非常严重,必须要做有创检查。紧接着,杨先生被安排进了手术室,他的生殖器部位进行开创之后,医生却说要立即做一个“包皮环切”的手术,根据医院规定,必须要交齐五六千元的手术费用,手术才能继续进行。

                                                                            臆想连连的“学术”犯规者。阿德里安·曾兹惯以或然性推理代替必然性推理,频频使用“可能”“估算”“假设”等或然性词语,把严谨的学术研究变成任意猜想的儿戏,如《强制节育》中“新疆当局可能正在对有三个或以上孩子的妇女进行大规模绝育”“估计有164万已婚育龄女性”“如果准确”;又如《墨玉名单》中“泄露的文件是137页的PDF格式文件,很可能是从Excel或Word表格中生成的。进行这种假设的原因是……”这些把猜想当作必然推理而得出的结论有多少可信度?

                                                                            仅仅两年多时间,阿德里安·曾兹以一名神学研究者身份粉墨登场,俨然成为涉疆研究的“权威学者”。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他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自己研究新疆是受到“上帝的指引”“从《圣经》的世界观出发,教育人们用基督的信息影响万国”“我感到非常清楚地被神带领去做新疆研究,并且它变得像一个传教任务,或者说一个神圣的任务”。

                                                                            刘某,中专毕业,没有任何行医资格,竟然在遵义欧亚医院堂而皇之地当起了医生,每月拿着十万块钱的保底收入。她的绝活儿不是给患者看病,而是成功劝说病人做手术,内部术语叫做对病人进行“有效开发”。

                                                                            病人躺在手术台上,家属心急如焚,由于医患双方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大多数病人和家属听到医生这样的劝说,都会乖乖掏钱。遵义欧亚医院有一个术语,叫“单体开发费用”,规定单体开发费用必须在8000以上才算合格。在有创检查、有效开发的过程中,遵义欧亚医院还有一个很恶劣的做法就是“制造病情”。